首页|关于博物馆|本馆动态|展馆介绍|博物馆文化|微博|论坛

TOP

访上海天文台佘山站科普主管汤海明
[ 录入者:zhangyao | 时间:2013-06-06 10:23:05 | 作者: | 来源: | 浏览:2714次 ]

 

 缘起

文/屠雪

        之所以选择采访汤海明老师,是缘于一个有关星空的梦。

        之前做主题餐厅策划案的时候,我们的主题几次难产。直到有一天等红灯的时候百无聊赖地抬头仰望,看到天上挂着疏朗的几颗星。

        也许现在,很少有人会有耐心一颗颗去细数那些流转的光华;也许现在,夜晚的天空总是被不耐寂寞的霓虹灯照亮,星也难辨。

        但是星空总是在那里;并且,一定也会有人坚定地在那里细数,因几颗划过天边的流星而欢欣。

        这样毫无道理的坚信有着一个最简单的理由:我们每个人小时候都听说过牛郎织女的故事,并且将来也一定会讲给我们的孩子听;然后,当他们长大,老去,他们也会微笑着继续把这个故事继续讲下去,像我们的爷爷和奶奶那样,像之前所有的祖祖辈辈那样。

        那应该是我们最早的关于星空的梦。

        回到缘起。做完我们星空主题餐厅的展示,点评的时候,老师说可以想到佘山天文台。

        我们微微有些怅然。是的,当初说要在阁楼开展不定期科普讲座的时候,说可以提供天文望远镜供同学观测的时候,说观测夏季大三角英仙座流星雨的时候,我们的确是想到了的。

        但是可能吗?可以吗?我们最终犹豫了,在前一晚连夜修改了Prezi。

        可以说,这次的人物采访让我们有机会修补我们的梦想。怀着这个隐秘的愿望,我们决定要去寻找一个仰望星空,细数光华的人。

        我们很幸运,能够采访到上海天文台佘山站科普主管汤海明老师。

        光华流转,他的梦想不曾老去,就像他所热爱的、浩瀚的星空一样。

天问一生

                           ——访上海天文台佘山站科普主管汤海明

                                                            文/冯璐畅

   他是从小就吵着姥爷要星星的天文发烧友。

   他是毅然放弃外企工作投身天文科普事业的热血青年。

   他是两千三百零一万上海市民中三四个科普工作者之一。

   他直率,幽默,也不失风雅,哲思。

   他是星空下的守望者,他是天问一生的骄子。

   他就是汤海明。  

 

  “我觉得天空就是一个旅游景点,每个人都该有权利,有机会去看一眼。”说这句话的时候,汤海明老师坚定地点了下头,那样的眼神和语气在我们看来,是对于梦想的另一种坚守和期待。

我们沿坡度很大的山路爬上佘山顶时已是及近中午,山顶上还是有很多前来参观天文馆的游客。顺着门口工作人员指引的路线走去,一栋矮旧的办公楼出现在眼前,斑驳的墙壁上还有暗淡的灰尘痕迹。钥匙插进锁孔还未扭动,汤老师便为我们打开了门。并不宽敞的会客室因为我们的到来变的拥挤起来,我抬头看了墙壁,上面还挂着三幅星云图。”你们有什么问题想问我的尽管问。“汤老师随和率直的话语成为了我们这次采访的开场白。

 

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上海虽然作为一个国际性大都市,天文台却并不多。由于佘山天文台占据了优良的地理观测条件,因此这边的工作相较繁重些。寒暄之后,我们问及近期工作是否忙碌,汤海明老师从基本的工作要求引申到了对个人的选择性和追求感的看法。他说工作忙不忙要看个人效率高不高。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追求的梦想和目标,所谓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就是说个人的发展要看自己的想法和梦想的方向。我们还处于人生的发展期,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丰富的就业选择,应当好好发掘自己的潜力,把自己对某个行业或者对某件事情的热爱发挥到极致。

      谈到近期的工作安排时,汤海明老师顿了顿说,做天文,并非仅仅是对天文观测活动的安排和宣传,更需要天文知识的全民普及和传播。结合天文台的人力物力资源,他给出了冷静客观的分析。上海拥有两三千万的常住人口,真正从事天文科普的工作者仅有三四人。三四个人要肩负起整个城市的天文普及工作确实是一件费时又费力的事。在汤海明眼中,这已然成为一项值得一代又一代天文人为之努力的事业,这样的事业不是强调天文学有多么遥不可及,多么深邃难测,而是”给每个市民亲眼看星星的机会“。天文不等于看星星,然而天文的普及需要从有机会看星星开始。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天文普及事业的发展需要团队力量的支撑和承担。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流动性团队,不断的创新和研发新的天文产物,使其转换成为一种产业,进而完善整个科普体系。在整个交谈过程中,他双手微拳,显出一种不容置疑却又虚怀若谷的姿态。

 

手上的戒指是超行星爆发的产物

热爱天文的汤海明从小便显露出了对天文的浓厚兴趣,家在黑龙江省的他痴迷于在晴朗的夜里看星星,说起来那时的趣事便是折腾着姥爷给他摘星星看。提到自己对天文的热爱,他的眼睛里闪着光芒。对于流星有着特殊的情结的他曾经尝试观测两次规模较大的流星雨,却因为观测条件不够完善没能如愿。然而这两次与流星的无缘却没能削减他对天文的热爱,一场等待许久的狮子座流星雨成为了在他以后的观测活动中都很难得的奇观。他随意的在天文台铺了张毯子便如此看完这场”极大值数以十万计“的流星雨,问及当时的感受,他毫不犹豫地说“爽!”

   我们问他为何如此热爱天文,愿意为这一事业倾尽青春,他的身子微微前倾,反问我们“你身上哪个部分属于你自己?”。我们面对这个问题都沉默了。他笑着说,只有思想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人作为万物循环的中间媒体,只不过是一个寄主。天文学领域跨度极大,几乎涵盖了所有自然科学的研究内容,我们手上的戒指也许就是超行星爆发的产物。他之所以热爱天文,是因为天文学给了他很多很多的乐趣,也给了他观察事物,理解事物的思想。他喜欢天文,热爱天文,天文对于他来说已经作为“玩”的意义存在在他的生命里。他不仅乐在“玩天文”,而且乐在“玩天文工作”,有件趣事是一年佘山被大雪覆盖,工作人员都不愿意去扫雪,汤海明便带领大家打雪仗,这样既很好的释放了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也带动了他们扫雪的热情。

 在采访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给我们出了一个小问题,如果把太阳比作一个放在桌子上的小玻璃球,冥王星在哪里?学过物理的我脱口而出说根据比例尺应该在旁边,汤老师笑了,指指窗外,说:“冥王星应该在40多公里之外。”举手投足之间,我们都感受到了汤老师作为一个天文科普工作者乐在其中的陶醉感和享受感。这个时候很想用这样一句词来形容他——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家庭是支持我走下去的重要动力

“当初放弃外企的工作现在回想起来后悔么?”忍不住好奇的我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汤海明老师没有急着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向我们讲述了当初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那场天文观测活动。那是2004年的一场“金星凌日”观测活动,他通过网上渠道的宣传以及网络媒体直播,带动了两千多人来观测这场活动。“一个人两个人不算多,两千人啊,当时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多大的鼓舞啊!”提起当年的经历,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说当时家里人还是很支持的,因为这是他从小的梦想,家里人的理解和支持给了他前进路上的动力。对于这第四份工作,他还是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面对的。在汤海明看来,只要适时调节工作内容,每一天的工作都是新鲜的;只要满足个人及家庭的生活要求,每一份工作都是值得去做的。只有无法给自己准确定位,个人价值无法得到肯定时才会考虑跳槽。“我想我现在还玩得动,我也会继续玩下去。”说罢此句,汤老师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当谈到子女的教育问题时,汤老师的神情明显放松了很多,关于会不会培养儿子日后对天文的兴趣,汤老师的态度很开放,认为这要看儿子个人的发展,以及后期社会经历的机缘巧合。而且他培养孩子别有一番情趣,比如让儿子种豆芽拍照片以记录每日的变化。“我的培养宗旨就是,以后不要别人在谈些什么他不知道,他可以和别人聊得上几句,这样就会有很多朋友,孩子也会开心很多。”在提到家庭教育问题的时候,汤海明老师还提到了美国的“2061计划”,这是美国一项总体提高国民素质的工程,要求用一代人的时间来提高美国人的人文,社会以及知识素养。他们在幼儿教育时期便做起了我们中学才接触的摩擦力实验。“我们无法预测未来的轨迹,只能顺应自然的变化。”

 

  采访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汤海明老师还要赶赴虹桥乘火车去外地开会。直至我们离开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他还在联系其他的工作事宜。我们虽然不能够完全理解他对于天文的挚爱,但我们从这次的采访中,看到了他作为一个天文科普工作者的满腔热血和不渝信念。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来为我们的社会添砖加瓦,也需要这样的人成为人生路上一次与众不同的相逢。正是这样一场相逢,使得我们对生活的意义多一层理解,对梦想的追求多一丝热度,对人生的领悟多一份真实的回味。

 

   列星安陈,出自汤谷

——访上海天文台佘山站科普主管汤海明侧记

文/屠雪

佘山天文台的三号楼隐在博物馆后面。老旧的两层平房,壁上的爬山虎还未长出新叶。

带我们来的阿姨正要开门,门先从里面打开了——

   “吓了我一跳!”阿姨笑着说。

   “是啊……进来吧。”

进门,左侧的墙壁上倚着数张放大了的星系的展板,脚下是漆着陈旧红色的木头地板。短短几步路,便进了里间的会客室。室内采光很好,我坐在东北角的窗下,有春日的微风和隐约的鸟鸣,绿色的枝叶摇曳着。

  “你们先坐,先坐,我去拿个电脑来——有些琐碎的事情——你们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趁着他去拿电脑的功夫,我开始胡思乱想。

有些什么不一样。

一开始做的最坏的打算是拒绝采访——后来发现没什么问题,汤老师答应得十分爽快,我当时高兴得欢快地奔下了山——然后又担心他会不会是不苟言笑的科研人员,或者是打得一手好太极的官员。

都不是。比起不苟言笑的科研人员,汤老师健谈的多;比起打得一手好太极的官员,汤老师说话的时候眼中永远闪动着真诚。

汤海明汤老师,一开始就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哎,我来了。”

我扫了一眼,他的笔记本电脑外壳上贴着“天之文”的标志——那是他一手参与创办的天文科普门户网站。

三月份某个星期一的晚上,我上完选修课回来,食堂北面架起的一架天文望远镜上有着一模一样的标志。三三两两像我一样的过路人好奇地停下脚步,伸长脖子轮流上去看一眼望远镜里奶黄色的月亮。

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汤老师。

“有一点你们疏漏了——之前没有给我采访提纲。”汤老师笑着说。

于是采访就这样开始了,甚至连头都不是我们起的。

我一面为我们的疏忽感到羞愧,一面又惊异于汤老师的专业了——他IT出身,学过管理,之前做的是技术部门,然而又如何对新闻这一块清清楚楚呢?甚至于,2011年他和电视台联手做月全食直播的时候,他不仅要负责调试仪器、拍照等专业技术方面的操作,还要负责在微博上为网友讲解观看月全食的技巧;每逢有重大天象出现,他总是淡定地对外发出天文台的声音;他耐心地向打电话来的晨跑老大爷解释他看见的不是要撞地球的小行星而是启明星;他还发表过一篇论文:《天象网络直播系统的原理和构建》。

那边已经问到第二个问题了。汤老师正回答着,突然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嗯是我……对我在山上。这没问题……嗯。嗯。好。再见。有几个领导过会儿要来参观,我安排一下啊。”最后一句话是对我们说的。

“继续吧……他们可能还要等一下来。刚刚说到哪里?哦对。整个上海两三千万的人口,专门做天文科普这一块的一共也就三四个人——三个半吧。”

我没有问那半个人是谁,不过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的很多——或者说他需要会很多东西。

“不好意思我出去下——人来了。”

等候的时间并不长。回来的时候,汤老师微微喘着气,黑色的外套脱了,搭在手上。

问题不可避免地要涉及他辞职做科普这一点。我们有些忐忑。

“哟,画了一个很大的饼嘛。”汤老师笑着说。

“其实也就是玩吧。你想,你说一句话,有两千万人同时抬头看太阳!这个饼吸引到了我。我觉得玩儿得很舒服。”

“有年雪下得不是很厉害么——我那天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叫大家一起打雪仗,打完再扫雪。”

“除了思想,你身上还有哪部分是属于你的?口袋里的钱又有哪一分是你的?‘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久远的是钻石不是你。”

采访的后半段汤老师谈到了他的儿子,眼睛熠熠发亮,语速也快了些许。我们问他会不会让儿子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嗯,他没生出来之前,我和我老婆约了个事情:(他以后)不玩儿天文不玩儿IT。后来发现纯属我一厢情愿。这个其实我觉得和氛围和兴趣有关系。……(如果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情)那不是浪费自己的脑细胞和他的青春嘛。有天他发现哎这个挺好玩,那你就让他玩下去嘛。”

采访完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十一点半了。我们转悠了一会儿,便看见汤老师背了个包,准备开车下山赶往虹桥。而我们也应该抓紧时间下山赶回学校,上现当代文学课了。

我们不能说,他对于整个宇宙来说如何重要,毕竟个人比起宇宙来太渺小了;他自己也半开玩笑地自嘲“你们该去找个比我更有名的人”。但是我们可以说,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苇草;我们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他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他把整个宇宙装在了心里,他随时准备着把他的思想和别人分享。既然正文叫做“天问一生”,那这篇侧记,不妨就让我断章取义地截取《天问》里的句子,叫做“列星安陈,出自汤谷”罢。

[上一篇] [下一篇]上海天文博物馆科普志愿者培训心语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4-2011 sham.astron.ac.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松江区西佘山 上海天文博物馆 邮政编码:201600 电话:021-57651723